中国育课网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脑力倍增 > 灵感 > >

聂耳创作国歌的灵感,在这里萌发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图为四家子镇的聂耳慰问纪念牌。

石柏令供图

聂耳创作国歌的灵感,在这里萌发

▲《义勇军誓词歌》的词谱。

石柏令供图

聂耳创作国歌的灵感,在这里萌发

  ▲四家子镇南大城村新貌。抗日战争时期,侵华日军将当时周边300多名村民驱赶至内蒙古敖汉旗四家子镇南大城村进行强制性管理。如今南大城村的崭新面貌展现眼前。

新华社资料片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于长洪、张云龙、任会斌、安路蒙

  金秋九月,神州大地一派丰收景象,祖国山河洋溢着喜庆气氛。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义勇军进行曲》无数次响彻大江南北,“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每当听到熟悉的旋律和激昂的歌词,每一个中华儿女就会感到无比的自豪。

  国歌与国旗、国徽一样,是祖国象征,是民族之魂。为什么《义勇军进行曲》充满催人奋进的力量,为什么是“义勇军”的进行曲,聂耳和田汉的创作灵感又来自哪里?

  在与辽宁省交界的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敖汉旗南部的群山丘陵中,坐落着一个偏僻的小镇——四家子,这里莲花山静静伫立,小凌河蜿蜒而过。86年前,就在侵华日军步步进逼的炮声中,伟大的人民作曲家聂耳在这里参与了一次前线慰问,不仅激发了全国人民的抗战士气,也牵出与国歌的一段往事。

聂耳到抗日前线慰问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由于国民党蒋介石政府奉行不抵抗政策,东三省很快沦陷。民族危亡之际,中共满洲省委发表了抗日宣言,东北各阶层、广大爱国民众不甘屈辱,各地纷纷自愿组成抗日铁血军、抗日救国军、抗日自卫军、大刀会、红枪会等,抗日烽火连绵不绝。但由于各自为战,一直未形成有效的抗击。

  在共产党的参与下,1931年9月27日由高崇民、阎宝航、王化一、杜重远、卢广绩等在北平组成“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1931年11月底,朱庆澜在上海成立了“东北义勇军后援会”,后在北平改称为“辽吉黑热民众抗日后援会”。“救国会”和“后援会”两个机构合署办公,“后援会”主要募集抗日资金,“救国会”指导军事训练和对日作战,在两会的基础上成立了“东北抗日义勇军司令部”,由朱庆澜担任总司令。此后,东北各路抗日武装统称为东北抗日义勇军,司令部把分散的义勇军部队进行整编,组建成统一的战斗序列部队和统一番号。

  义勇军部队迅速发展壮大,一年内总人数发展到30万人,东北大地到处响起了义勇军抗日的枪声和马蹄声。但由于武器装备差,作战素质低,在日军的各个击破和集中围剿中,义勇军主力被击溃。1933年2月,日军开始进攻热河,“热河抗战”和“长城抗战”开始,部分东北义勇军也向热河边打边撤。

  正值严冬季节,东北义勇军缺少弹药、棉衣,亟需补给。1933年2月,“救国会”和“后援会”的朱庆澜、杜重远、王化一等人组成慰问团(对外称考察团),筹集大量物资,从上海出发赴东北热河慰问。朱庆澜、杜重远都是著名的爱国人士,杜重远、王化一与高崇民、阎宝航等并称为“东北抗日七杰”,杜重远后来受周恩来指派到新疆工作,被军阀盛世才杀害;王化一是长期战斗在隐蔽战线的中共党员,后任国务院参事。慰问团还组建了一支“前敌摄影队”,由爱国热血青年张慧冲和弟弟张惠民负责拍摄。

  慰问团组建时,杜重远动员了当时在上海“左翼戏剧家联盟”、年仅21岁的聂耳参加。聂耳1930年从云南来到上海后,先后进入“明月歌舞剧社”、联华影业公司工作,1933年1月,聂耳由田汉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对此次慰问,聂耳十分期待,他在1月31日的日记中记载:“我想,此次若能随这考察团跑一趟,相信可得不少材料。”

  2月26日上午10时许,聂耳跟随朱庆澜、杜重远、王化一和张慧冲等百余人乘6辆卡车,携带枪械弹药、棉服等慰问品到达四家子。此时,义勇军第二军团骑兵旅第一团一、二、三营也刚从敖汉贝子府、下洼等地来此集结,带队的旅长正是共产党员白乙化,后来他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十团团长,开辟了丰(丰宁)、滦(滦平)、密(密云)抗日根据地,1941年在一次对日作战中英勇牺牲。由于义勇军总司令朱庆澜亲到现场,因此慰问前先进行了部队检阅。

  今年96岁的四家子镇八家村老人冯阁清,对86年前的那次检阅慰问活动至今印象深刻。他回忆说,那天刚吃完早饭,河边来了六七个大家伙,比大马车多两个轱辘,人们说叫汽车,一车能拉三十几号人,很多老百姓围着看。“我们上到西河坎上,坡下的骑兵都排着队唱歌,又过一会,几百号骑兵开始举着旗,喊着打马奔跑,河滩上尘土飞扬,那阵势从来没看过。”

  这一场景当时被张慧冲等人拍了下来,永久地保存在纪录片《热河血泪史》中。后来,抗日义勇军骑兵部队冲锋的画面还被用在电影故事片《聂耳》中。“影片中骑兵冲锋的镜头,就是1933年2月慰问团检阅骑兵时拍摄的我们骑兵部队,战士高举的战旗是我营的战旗,前面那个骑白马的人就是我。”时任义勇军第二军团骑兵旅三营营长刘凤梧生前回忆说。

聂耳发现《义勇军誓词歌》

  敖汉旗政协文史委员会主任石柏令是最早关注聂耳到四家子慰问的研究者之一,聂耳作为国歌的作曲者、伟大的人民艺术家历史上曾经踏足敖汉,已经是足够惊喜的成果,更没想到的是,随着研究不断深入,他发现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创作灵感和素材竟然也与这次慰问直接相关。

  让我们再次回到86年前的四家子。检阅后开始慰问,按照一二三营的建制轮流进行,刘凤梧便指挥正在等待的三营战士唱起部队流传的战歌。

  据刘凤梧的儿子、锦州市东北义勇军研究理事会副会长刘生林转述,嘹亮的歌声吸引了聂耳的注意,他跟随慰问团联络副官高鹏来到队伍前。

  高鹏指着聂耳对刘凤梧说:“这位是上海爱国音乐家聂耳同志,他和上海爱国学生来慰问你们。”聂耳操着南方话说:“大家唱歌的调子是‘满江红’,用东北话唱的歌词我听不懂。你们唱的是啥子歌?”

  刘凤梧误会了聂耳的话,专门纠正说:“我们唱的不是‘傻子’歌,是‘义勇军誓词歌’。”说着话,他从兜里掏出一张写有“义勇军誓词歌”歌词的传单,递给聂耳。


分享到: 更多